首页  关于载道  古书  挂品  手卷  真品  招商  载道学员 
用户名:
密    码:
 
新古籍

上海“长短经读书会”挂牌开讲(上)

 2017年的上海梅雨季节随着夏至纷沓而来,阴阴柔柔地潮湿了六月的一个整月,心情快拧出水来的时候......

 6月30日,载道藏书宋刻《儒门经济长短经》读书会如期在上海浦东图书馆成功挂牌举行。这天,承天时地利,梅雨隐身,骄阳满空,上海浦东图书馆庄重的大地棕色身影在前程路上88号分外挺拔似锦。

 

中午骄阳似火,宾客如星,济济一堂涌聚在图书馆一楼3号报告厅。嘉宾手中的“载道藏书,扬中华古籍之美”读书信册格外夺目,昭显出代表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经典古籍正在生动地活起来,正在生动地走进大众眼前。

 

宋刻《儒门经济长短经》联合出版单位、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社长梅雪林主持读书会

下午2点,读书会挂牌仪式在浦东图书馆馆长张济同的精彩讲演中举行。

 

图书馆应致力于经典文化的传播

谈不上致辞,今天是“长短经读书会”启动仪式,我主要是代表浦东图书馆欢迎大家,同时做一个简单的分享。

首先要感谢浦东新区商委马学杰副主任、上海科技文献出版社梅西林社长,还有北京载道文化的赵朝霞总经理,感谢你们把这个“长短经读书会”引到浦东图书馆。我们常说,我们每天都在写历史,太阳每天都是新的,就是因为每天都有很多读者来到浦东图书馆,包括今天在座的各位专家和读者朋友,是你们创造了浦东图书馆每年的“511”,即每年五百多万到馆的读者量,一千多场阅读推广活动,去年是一千四百多场阅读推广活动,今天下午的活动就是每年一千多场活动中的一场,还有每年一千多万的图书借还量。

浦东图书馆从诞生之日起,就开始关注公共图书馆的转型实践。我们希望浦东图书馆能从书的图书馆向人的图书馆转变,从简单的借阅空间向传播文化、教育、信息为一体的复合空间转变,从过去仅仅强调业界合作向跨界融合去转变,如今天跟载道文化和各方的合作,从过去被动的满足读者需求向发展读者需求去转变,从过去简单的工具服务向文化引领去转变。公共图书馆如何在社会中发挥文化引领?就是需要基于关乎人文、化成天下的图书馆本质要求,建构丰满的图书馆课程体系,通过各种有价值的阅读推广活动,把读者吸引到图书馆来,潜移默化,以文化人。

浦东图书馆一直把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作为己任。首先,我认为要传播我们本民族自己的经典文化,也就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世界上没有哪一个民族不读自己本民族的经典。圣人所言,是为经典。但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中国人一直不读自己的经典,甚至把我们自己的经典推向自己的对立面,这给中国社会带来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个民族,文化上不认祖不认宗最终会造成文明的割裂。中国未来发展不能植根于自己的文化,其后果是难以想象的。所以,习近平同志提出要重视传统文化。中央现在提出“四个意识”,其中有一个是“看齐意识”。“看齐意识”如果从文化上来解读,就是古人讲的“见贤思齐”。文化离不开自己本民族的经典文化,所以,西方文化中有“转头必见柏拉图”,文艺复兴时也提出“回到古希腊”。 如果我们重视自己本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也一定是转头必见先秦诸子百家的优秀文化思想。雅斯贝尔斯曾提出轴心时代的概念。为什么学者关注轴心时代?就是因为在那个时代里,我们就已经有了基于人类、人性、人文的共同的终极价值追求。我们是人,我们是人类,我们有人性,所以,我们对人之所以为人的真、善、美有着天然的追求,否则就不是人了。苏格拉底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喊,人在哪里?他不是呼唤肉体层面的人,而是呼唤精神层面的人、价值层面的人。

我原来不熟悉北京载道文化的赵朝霞总经理,这次接触才了解。今天中午我们在食堂简餐的时候,我听到她讲了古籍传播的很多理念和做法。她在古籍传播这方面的执着,让我想到了纯粹这个词。纯粹,《现代汉语词典》解释的大意是:单一的,仅仅;做一件事不掺杂别的成分。在中国当下,单一的、仅仅做古籍传播这件事,而且不掺杂别的成分,唯有这样的纯粹才能把事情做成。中国古人提倡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没有这样一种精神、这样一种情怀是做不成事的。鲁迅先生讲,在中国搬张台子都可能会流血。的确,要做成一件事很难。但是,中国的发展就是需要有这样一批人,有这样一种担当精神,经典文化才能传承下去。

其次,我认为,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一定要与时俱进,赋予它时代内涵。我曾经在90年拜访过王元化先生。当时国内思想界有“南王北李”之说。南王就是我们上海的王元化,北李即北方的李慎之,他原是周恩来的秘书。李慎之曾经讲过,20世纪是鲁迅的世纪,21世纪一定是胡适的世纪。我们今天读胡适的东西,就觉得胡适非常理性。大陆在上世纪50年代组织批判胡适,胡适的儿子首先写了一篇批判他老子的文章,后来陆续发表的批判胡适的文章大概有80多万字。据说,胡适是唯一把这80多万字的文章全部看完的人。唐德刚先生是口述历史的研究专家,他曾为胡适整理回忆录。有一次,唐德刚指着这几大本批判胡适的文章问胡适,这些文章,难道没有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吗?胡适答,没有自由,何谈价值,没有思想的东西何谈价值。但是,中国现在是倡导自由的。我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社会治理层面上就提出了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注意啊,这是非常大的进步。我们在国家层面上提出了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在个人的层面上提出了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敢于在社会治理层面上提出自由、平等、公正、法治,说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充满了文化自信,也体现了非常鲜明的时代精神。自由不仅仅是人性的最高原则,也是社会治理的最高原则,但丁很早就讲过这些话。我们的老祖宗马克思也讲了,他说未来社会,也就是共产主义社会的一项基本原则就是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所以说,我们这一届的中央很开明,把自由、平等、公正、法治这些我们原来传统文化中可能有欠缺的,现在大胆的提出来,并作为核心价值来定位。我们今天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就是要善于挖掘这些有价值的东西,赋予它时代内涵,这是我的第二个观点。

再次,我们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一定要把它行出来。古人讲的“名”实际上指的是事实符合理念。我们所做的事要符合我们的理念,符合我们的价值观,符合我们的价值追求。当下,我们会经常讲到王阳明。王阳明在龙场悟道,提出心外无理、心外无物,过去我们还批判他,认为他的心外无理、心外无物太唯心了。但我一直说,王阳明有一个提法是没有任何争议的,那就是他的“知行合一”。 学界对“知行合一”有争议吗?好像没有。中国当下的改革开放环境比过去更加复杂,在新的一轮发展过程中,我们不能做评论家,不能做裁判员,我们要行动起来,要把我们的传统文化经典行出来。我们创造的事实要与我们的理念相符,要与我们的初心相符。张岱年先生很早就讲了,一切学术的最基本方法无外乎三个方面,一是学与思的结合,二是知与行的结合,三是述与作的结合。孔子曾讲述而不作,墨子讲述而且作。作,在今天就是创造。人能弘道,我们一定要把历史的应然创造出来。所以,“长短经读书会”这样的活动放在浦东图书馆我是非常的欢迎。我们一起来关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播,合力把蕴含在经典中的道行出来。

我过去长期在教育系统,在教育学院工作,在学校做校长,故我有很多来自学生的故事。我用改编一学生的四句话来结束我的分享。这个学生数学不行,尤其是几何不行。实际上,人的智能是多元的。哈佛大学的加德纳曾专门研究人的多元智能,他一开始提出人有六种智能,后来研究又有所增加。现实中,每个人的智能差异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就是数学不行,如臧克家当初也是数学不行,考大学语文考了满分,但数学考了0分。这个学生最怕几何。有一次遇到几何考试,他一道题也做不出,就写了四句话在试卷上:

人生在世有几何,何必苦苦学几何。

学了几何能几何,不学几何又几何。

今天是“长短经读书会”启动,我改编一下:

人生在世有长短,何必苦苦论长短。

不学长短执长短,学了长短化长短。

佛教里面讲要破执,人不要胸有所蔽,处于无明。孔子也讲勿意、勿必、勿固、勿我。不学长短我们会执长短,苦长短,困长短。了悟长短,我们才会化长短。化,就是管子讲的,顺也,渐也,服也,靡也,久也,最后变成习惯的习,习也。

化,是离不开文的,离不开经典的。

 

2017年6月30日

 

注:本文为张伟馆长在2017年6月30日浦东图书馆“长短经读书会”启动仪式上的讲话,根据录音整理,题目为后来加的。

载道藏书宋刻版《儒门经济长短经》

 
上一篇文章下一篇文章
版权所有  ©2012 - 2019  载道文化有限公司  京ICP备12039933号
欢迎关注载道微信平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