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载道  古书  挂品  手卷  真品  招商  载道学员 
用户名:
密    码:
 
新古籍

《龙藏寺碑》碑帖古书

 

 

 

 

 

 

 

 

《龙藏寺碑》碑帖古书


内容:隋碑第一  楷书传承  上承魏碑  下启唐楷
版本:明拓藏本
碑帖欣赏:
专有名词:王孝伶、张公礼、龙藏寺、隋代书法、碑刻

 

      《龙藏寺碑》立于隋代开皇六年(公元586年)十二月,又名《正定府龙兴寺碑》,由开府长史兼行参军张公礼(约生活在6世纪)撰文,书体为楷书,但无书写者姓名,碑石现存河北正定隆兴寺大悲阁东侧。有撰文者与正书者均为张公礼的说法,但没有明确的根据。


      《龙藏寺碑》的碑文记载了,隋代恒州刺史鄂国公王孝仙奉命劝奖州内士庶万余人修造龙藏寺的事情,是隋代重要碑刻。全文多用韵语,对仗工整,声韵铿锵;文章充满佛性,玄妙通达,劝善惩恶,寄托了人们美好的愿望。《龙藏寺碑》字体结构朴拙,方正有致,虽为楷书,但仍留有隶意,体现出了楷书字体由魏碑体向唐碑体发展的变化特征,在书法艺术上被称为“隋碑第一”。


        隋代在中国历史上发挥着继往开来的重要作用,它结束了中国持续数个世纪的南北分裂,给中国留下了隋唐大运河等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物质遗产,隋王朝还重整官制,梳理律法,开创科举,在中国政治史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不仅如此,隋代在文化上的成就也成绩斐然,思想自由、文化开放,在史学、文学、艺术等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在南北朝时就已有了巨大发展的书法,自然也不会例外。


        随着天下统一,隋代在书法史上,出现了南北书风相互融合的新局面。隋代书法,一方面保留了北方碑刻的古风,另一方面又继承了南朝帖学的精华,开始形成成熟的技法体系与艺术语言,为崇尚“法度”的唐代书法奠定了基础。只可惜隋代持续时间较短,名家名作不多。较早的,如智永和尚,技法多偏向南派;较晚的,如欧阳询,书法已具唐风。在隋代三十八年的历史中,真正代表隋代书风,又最为优秀的佳作就是《龙藏寺碑》。


      《龙藏寺碑》意韵幽远高古,上承六朝碑石余意,下开唐楷之先声,在从魏晋南北朝到唐朝的书法传承上具有颇大影响。我国的碑刻艺术发展史可分为三大阶段:汉碑、魏碑、唐碑,汉碑波磔奇古,魏碑瑰丽雄奇,唐碑秀丽高雅。隋代处在碑刻艺术由魏碑体向唐碑体发展的过渡时期。《龙藏寺碑》摆脱了北朝碑刻的粗犷原始,但又不失其古朴雄健;具备了唐代碑刻的工整规范,但又不像唐碑那样满是贵族色彩。这种不同于其他时代书法的艺术表现,正是隋代书法的魅力所在!


      《龙藏寺碑》传世最佳拓本为上海图书馆藏清康熙时黄云(迁裳)旧藏并跋,后归嘉兴唐翰题,唐翰题跋云较近拓多78字。

 

名句欣赏:


是知涅槃路远,解脱源深。隔爱欲之长河,间生死之大海。
是故维摩诘具诸佛智,灯□之坐斯来;舍利弗尽其神通,天女之花不去。
昧旦紫宫,终朝青殿。道高羲燧,德盛虞唐。
青山敛雾,渌水扬波。路款晋而适秦,途通□而指卫。相如之落,矩步非遥;平原之楼,规行讵远。寻泒避世,彼亦河人。幽闲博敞,良为福地。
慧灯翻照,法炬还明。菩提果殖,救护心生。
绮笼金镂,缥壁椒薰。绨锦乱色,丹素成文。
髣髴雪宫,依悕月殿。明室结愰,幽堂启扇。

 

原古书说明


书法者:隋  张公礼(大约生活在6世纪)


撰文者:隋  张公礼(大约生活在6世纪)


书体:魏碑体


刻石时代:隋(公元586年)


碑帖时代:明(公元1368年-公元1644年)


收藏地:上海图书馆


尺寸:11.2×22.5cm(割裱本)


页数:54页

 

载道藏书制作说明


制作形式:还原再造


制作技术:激光微喷


内文材质:中国宣纸


装裱材质:楠木、丝缎


装裱方法:手工古籍经折装


藏品出版:编号300套


出品:载道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


出版社:上海科技文献出版社


藏品出版定价:7900元(人民币)

 
上一篇文章下一篇文章
版权所有  ©2012 - 2019  载道文化有限公司  京ICP备12039933号
欢迎关注载道微信平台
返回顶部